分享
  • 收藏
    X
    《神学政治论》读书笔记
    694
    0

    神学政治论

     17 世纪的荷兰已经摆脱了西班牙的军事、政治的统治和宗教的干涉,建立了第一个资产阶级国家,资本主义生产有很大的发展。但是当时荷兰的资产阶级仍然面临着剧烈的斗争。反动的西班牙封建政权,不甘心失败,仍然想从政治上、军事上和宗教上控制荷兰;而荷兰国内也还存在着顽固的封建残余势力,荷兰新教教会和犹太教会中的顽固分子继续迫害无神论者。在宗教的外衣的掩盖下,在意识形态领域内腐朽的封建势力和新兴的资产阶级展开了严重的斗争。正是在这种条件下,斯宾诺莎出来向封建教金进行了坚决的、勇敢的斗争。《神学政治论》一书也正是适应于这个要求而写的。

    斯宾罗莎在历史上第一次提出:研究《圣经》只能以《圣经》本身为根据,即探讨圣收呼卷的作者是谁,他们是在什么条件下写的,以及为何而作等,作者有这种方法在《神学政治论》中的对一于进行了详细的考试,从而驳倒了神学家们的各种神秘的说教,摧毁了教会统治的基础。作者在《神学政治论》中提出了所有论点,归根结底者是为了论证他的资产阶级政治哲学的主张,他提倡天赋人权的学说,社会契约说,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认为“民主政府”,即资产阶级的民主政治是最好的政府等,在资产阶级上升时期反对教会和经院哲学的斗争中,起了积极进步的作用。

    在斯宾诺莎看来,神即自然,神的律令就是普遍的自然法则。自然法则来自于神的本质的必然性和完满性,自然的永恒秩序是确定不移的,没有任何事情违背自然。违背自然法则必然也违背神的律令、神的理智和神的本质。除了通过神的律令自身,没有什么东西必然为真。因此,违反自然法则的东西必然是虚假的。

    中世纪,教会力圈利用宗教麻醉人民。教会的神学家们应用迷信的手法,援引各种“奇迹”,制造了各神神秘的说教以征明《圣经》的神圣性。斯宾诺莎为解释《圣经》立下了一条普遍法则:这就是根据《圣经》的历史以研究《圣经》。《圣经》中的话凡不能历史地加以解释的,就不能信以为真。

    斯宾诺莎认为,《圣经》中所说的话必须与各预言书的背景联系起来。这就是说,必须要了解:每篇作者的生平,行为与学历,他是何许人,他写作的原因,写在什么时代,为什么人写的,用的是什么语言。还要研究每篇预言书所经历的遭遇,最初受到欢迎与否,落在什么人手里,有多少种不同的本子,是谁的主意把它归入《圣经》里。最后,逐要了解现在公认为神圣的各篇是怎样合而为一的。斯宾诺莎用这种历史的原则,对《圣经》各篇进行了详细的考证,指出《圣经》中许多年代不准确,事实不可靠,语句有矛盾。这样,作者用科学的、历史的方法,在历史上第一次批判了并重新解释了《圣经》,驳倒了神学家们对《圣经》的各种歪曲和捏造,摧毁了教会统治的基础。

       同时,斯宾诰莎也认为,《圣经》中有许多事情是用奇迹来讲述的,但是,我们绝不能自奇迹以推断上帝的存在,相反,如果奇迹是指一些违反自然规律的事物,不但不能证明上帝的存在,反而使我们怀疑上帝的存在。斯宾诺莎指出,《圣经》中所讲述的一些事物都可以用自然的原因来解释。

    在书中,斯宾罗莎也提出了资产阶级政治哲学。他主张政治与教会分离,哲学与神学分离,它们各有其领域,应当互不侵犯。他倡导社会契约说,天赋人权说,主张人属应该有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资产阶级的政治是最好的政治。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是人民的天赋之权,这种权利是不能割让的。同时,斯宾诺莎也反对个人的无限制的自由。

        斯宾诺莎的唯物主义带有形而上学性和机械性。他不能揭露国家的阶级根源,在他看来,国家的产生不是由于社会的经济过程,而是由于社会契约。他企图从“理性”,从“人的本性”推导出他的全部政治学说。同时,他卑视人民群众,不相信人民群众的力量,带有强烈的阶级意识。但总的说来,斯宾罗莎在资产阶级上升时期,在反对宗教,反对中世纪的封建经院哲学中,他的《神学政治论》起了进步的作用。


    4
    收藏
    点击回复
        全部留言
    • 0
    更多回复
    站长统计

    版权所有: 安徽大学 利群读书会

    地址:中国安徽省合肥市九龙路111号

    声明:本站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 如有版权问题敬请告知 我们会立即处理